手机邮箱

联系电话

010-59338585

行业动态
北方为什么是便利店荒漠?
来源:红商网 作者: 发布时间:2019-05-31

一个南方人,在缺少便利店的北方生活,是一种怎样的体验?

  当你口渴时,想买一瓶水,原本在南方城市,走几步路就能找到便利店解决。

  可在缺少便利店的北方城市,别说是便利店,你会发现自己也很难找到那种由夫妻开的小卖部,它们往往大隐隐于市,藏在居民小区中。

  于是你打开手机地图搜索,走到了一家一两公里外的大超市,拿起一瓶水,可等到结账时发现还得排队。

  当你觉得肚子饿,却又赶时间,想吃一点热食垫垫肚子,你也没办法轻易像在南方街头那样,走几步路找到便利店,买到包子、炸串、饭团或者盒饭,在几分钟的时间内解决你的需求。

  你必须得在外卖软件上下单,要么去餐馆坐下来点单,等现做,盛上来的菜品不仅卖相一般,通常还比便利店贵。

  任何一个南方来的朋友,对北方缺少便利店都有着直观而强烈的感受。为什么北方城市是便利店荒漠?

  缺少便利店的北方

  一座城市发展到一定规模,时间少的人多起来,商业服务业也会逐渐发展上去,变得方便。拥有“便利”之名的便利店,营业时间长,节假无休,提供必要的饮食和服务,自然也会出现。

  其实,便利店在一座城市出现的门槛不会太高。人均GDP达到3000美元,就适合开便利店了。经济越发达的城市,便利店的市场越大,密度越高。上海、深圳、广州,都是遍地便利店。

2006年11月17日,广州,老城区24小时营业的711便利店


  2018年10月6日,广州荔湾区,老城区巷子口一间小卖部。在经济发达的城市,便利店正在逐步取代这些老城区里的杂货商店

  但是,正如经济发展不能完全决定一座城市的科教文卫,经济指标也不是衡量便利店数量多少的唯一因素。中国城市的便利店分布密度,大体上南方好过北方,沿海好过内陆。北京、天津、西安都是便利店低密度的城市。

  连锁便利店北京、天津、上海与全国门店量比较图,上海在多年前便利店门店量早已饱和,而北京、天津门店数量较少 

  截至2004年底,同为千万人口级城市的上海,已拥有便利店5480家,而北京仅为414家;北京的万人平均便利店门店数0.4远不及上海4.3,甚至也不及大连、广州和宁波。

  到了2008年,北京便利店门店数量并没有因为奥运会的举办而井喷。那年,北京便利店门店数量仅仅增至910个,落后于国内南方城市,更落后于高纬度的韩国首尔,首尔在2007年的便利店数量将近有3000个。

  接下来的几年,北京便利店发展依然没什么起色。北京便利店卖的商品,与周围超市卖的类似,再加上高物流成本、服务较差等原因,已经开的店铺也大多处于亏损状态。

  北京作为北方的一大中心城市,便利店发展的迟缓也“传染”给了附近城市。

  由于便利店的鲜食对配送要求非常高,需要当日配送当日食物,也就是说,要日日配送,这决定了便利店扩张通常要在某个地方密集开店。再加上,对鲜食的倚重,便利店会适应当地饮食文化开发产品,争取进入附近城市往往成为一种合宜选择。

  2017年8月30日,入驻南京河西的首家罗森便利店遭到疯抢,不少货架空空如也。便利店的关东煮、便当、饭团等鲜食,便宜又美味,对配送保鲜的要求也非常高

  进入了上海的全家和罗森,进入了苏州;打通了太原经脉的唐久,进入了西安;在武汉取得一定成绩的新创便利店Today今天,进入了长沙。

  进入了北京的7-11虽然也进入了天津,但是7-11在天津的扩张也十分保守,与如今的互联网思维截然相反。即使7-11的天津某分店曾创过单店单日销售额的最高记录,天津也没有被7-11密集覆盖。

  为什么北方缺少便利店呢?

  北方缺少便利店的真正原因

  有一种说法认为,北方只做“三个半”的生意,即半年、半天、半条路的生意。这种说法,把北方缺少便利店怪罪于北方天气冷、道路规划过宽。

  并不是所有北方城市都缺乏便利店。北方城市大连有罗森和快客,青岛有优同、7-11和迷你岛,就这两座城市的经济体量来说,这些便利店的密度还不错。而太原的便利店密度在便利店发展指数评比中,位居中国城市第三。

  2017年8月7日,大连市中山广场。便利店在大连是司空见惯的事情,随处可见的便利店和繁华的老城区融为一体

  这些城市便利店的营业时间往往都较长,甚至是365天全年无休。天气冷,显然没有阻挡便利店的扩张。

  而道路规划过宽、只能做半条路的生意,也只能是稍微和北方缺少便利店沾点边。

  便利店选址有两大思路,一是人流量大的购物中心、交通中心、地铁站、医院、学校等地,二是居民区。因而城市规划在一定意义上影响便利店分布。你在有些城市的地铁内看不到一家便利店,可能是因为这个城市压根没开放地铁商铺入驻。

  2018年4月20日,天津,天津大道与迎宾大道交口处。北方城市相对宽广的大马路,被认为是制约便利店发展的原因之一,但实际情况要比这个复杂得多

  事实上,便利店在北方城市水土不服只是一种假象。一座城市便利店多寡,其实和便利店是否愿意进入(以及是否被允许进入)、是否进行了深耕,有很大的关系。

  而什么时间进入,进入者经营得是否够好,很大程度上影响了城市的便利店密度。沿海城市经济开放较早,有机会赢在起跑线。

  1992年,北京、上海、天津、广州、大连、青岛6个城市,和深圳、珠海、汕头、厦门、海南5个特区入选零售商业对外开放首批试点城市。

  北上广深、大连、广州等都在此列。但其中动作极快的是上海和珠三角。

  1993年底,上海这边开始跟罗森接触,商量引入。到1996年,罗森上海1号店开业。罗森很快成为大家学习的对象,上海的其他本土便利店也如火如荼地开了起来。

  2019年5月30日,上海第一家罗森Hello Kitty合作便利店开业。上海近年来推出了许多新型动漫主题便利店,吸引了许多顾客

  而珠三角靠近香港,也学着开起了便利店。1992年,南中国7-11即在深圳开设5间店铺。而1997年成立的美宜佳可是当时最成功的本土连锁之一,霸临广州、深圳、东莞三城。

  北京、天津却走得极慢。

  北京到2004年7-11开业,才算是有海外便利店进入。比起上海来,差不多晚了10年。北京起跑晚,跑得也不快,这与7-11一腔孤勇的经营策略有关,与同年进入上海立业的FamilyMart全家的灵活圆滑,形成鲜明对比。

  2004年4月15日,24小时便利店7-11在北京东直门簋街开设首家店。开业时人多,只能分批进入,店外等候的多是老人。

  当时,北京原本比较难拿到鲜食的经营许可,7-11努力争取到了。便利店的营收很倚重鲜食——在珠三角的OK便利店,热食大约占其销售的40%,全家、7-11等的鲜食利润比其他大部分商品都高。因而拿到许可对7-11在北京的扩张是极为有利的一步。

  但是,7-11北京是独立管理,配送、销售、了解当地口味等各项业务,通通从零开始;而在上海的全家利用了其台湾经验,并与顶新集团(即康师傅后面的母公司)合资经营,以期更快地适应大陆的商业环境。而事实的确证明后者效率更高,扩张速度更快。

  藤井樱在电影《百元之恋》中饰演便利店的收银员,在这件小小的百元便利店上演了很多故事,也为我们展现了便利店的日常工作 / 《百元之恋》剧照

  另外,7-11是一家重视在一定范围内密集开店,避免散点开店长线作战。7-11创始人铃木敏文在其著作《零售的哲学》中,讲到7-11选址谨慎,重单店利润水平,进北京后,主要开在人多繁华的朝阳区。这与如今互联网公司的圈地思维颇不一致。

  而且,北京7-11早期门店全部为直营。便利店通常不会保持高比例的直营,而是大量开放特许经营。日本 7-11 和全家的直营店铺比例仅为 4.5%和4.3%。不开放加盟经营极大地限制了扩张速度。

  站在风口上的便利店

  可以说,7-11在大陆市场的探索充满理想主义色彩,而全家的扩张是现实主义的。7-11摸索出了一些不错的主意,如卖午餐便当、关东煮、现磨咖啡,其最终的利润表现不错,但扩张速度慢人一步。今时今日,北京7-11数得过来,共228家。

  7-11在大陆进入的城市并不少,公司控股方不尽相同,但在扩张上都没有狂热。对于北京,是一家步伐谨慎的品牌,遇到了一座同样谨慎的城市。而在7-11之外,一些便利店不是很愿意进入北方。

  有外资经营者在采访中评价过,中国南北差异大,南方气候温和(言下之意是在北方要重新摸索经营管理经验),南方能接纳更复杂的市场业态,因而宁愿在南方发展。

  也有品牌想染指北京,但进展并不利。罗森四处飞地式发展,在上海之外,进入了天南海北的武汉、大连、重庆等城市,而北京罗森2013年才进入,到2019年3月底也才107家店。

  不过,值得欣慰的是,最近两年因为政策鼓励、互联网发展,北方忽然多了不少新创便利店。便利店因能解决“最后一公里”的商品和服务,发展前景被认为远好过大型超市,正处在风口上。

  按数据规律计算缺少便利店的城市,都会被创业者盯上,无论南北城市。一些便利店较少的城市也有,比如Today今天便利店积极进入长沙,即是为了避开7-11、全家等巨头。

  2015年10月14日 武汉市武昌区司门口解放路的老城区建筑群。武汉以前便利店不多,更多的是市民自营街边小摊,TODAY在武汉市场很大

  除了新创业者,市场上原有的便利店,原本做大卖场的家乐福、互联网公司、快递公司等也都纷纷跃进便利店。美宜佳称自己每月新增300--400间左右门店,版图已扩大到几乎所有南方省份。罗森制定了宏伟的开店目标。Today今天要进驻长沙。

  而北京互联网创业的氛围浓厚,且京津市场并未饱和当然也是受拥趸的。在最近的便利店创业与开店热潮中,便利蜂、全时都扎根于北京,并积极进入了天津。

2019年3月30日,北京,街头的便利蜂便利店

  可以期待,便利店正在成为城市面貌的一种新指标。而便利店要盈利并不是很容易,如果经营不善,毛利就很低,也可能是长期亏本的。

  目前的状态可能正是一场残忍的厮杀淘汰赛,考虑到鲜食是便利店最重要的竞争优势,努力开发好吃的、甚而网红的而又相对便宜的产品也许才是它们的成功之道。在北方这样美食可以轻易成为网红美食的地方,大家也许都有口福了。

京CPI备12018305号 新合作商贸连锁集团有限公司